没有掌门人的几年里,整个雨润系经历了业绩跳水、前总裁女儿被杀、楼盘烂尾、旗下保险公司被套局中局等一系列扑朔迷离的事件里。祝老板用了20多年圈出的商业版图,还能保住吗?

不过最近有人发现了一个“有毒”的飞机定律,那就是南京城4个买了飞机的富豪们,要么凉凉了,要么凉透了。

这4位“土豪”中除了刘强东和奶茶妹妹的湾流G650以外,剩下3位有私人飞机的土豪分别是金盛集团的王华:

其中,金盛集团老板王华的飞机是法国产的猎鹰2000L机型,价值3300万美金,大约2亿人民币,长这样:

他特地请了奥地利的机长,还挖了一位在大韩航空工作两年,精通英语韩语的上海姑娘做乘务长,还有几位韩国的空姐(据说是为了去韩国做生意方便)。

其实你听没听过金盛集团不要紧,要紧的是,这位身家百亿的老板在2016年被控在自己的专机上对专机乘务员和秘书(均为韩国女职员)进行多次性骚扰,还被韩国下了永久禁入令(莫非又是一个大强子?)。

他是韩国第二例被永久禁止入境外籍人。第一例是你们可能喜欢过的歌手——美籍韩国人刘承俊,他是因为逃避兵役…

袁亚非可以说是比较幸运的了,名声没有毁,集团也还能活,也就有点债务危机嘛,数额不多,五百亿而已啦,所以为了还钱就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卖了。

雨润集团掌门人祝义才和他的小伙伴有两架飞机,分别是售价3亿的湾流G550(马爸爸同款)、和售价2亿的湾流G200。

大强子还没起家时,祝义才曾经是江苏首富,不过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多时,昨天,他的回归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根据中央商场1月22日发布的公告,该公司于同日接到家属通知,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才(也是港股雨润食品的实控人)已回到家中。

祝义才,一个南京本地人可能都知道的名字。祝义才企业生产的产品更牛,怕是90%的中国人都吃过:

你以为雨润光做火腿肠那就错了,雨润的涉猎远不止食品,在物流、地产、金融、旅游、建筑、都有涉猎,各种分公司就有300多家。

所谓监视居住,意思就是原本可以逮捕你,但因为疾病、怀孕等特殊情况,暂时不抓了,随时看着你不许你乱跑乱动。

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而后祝义才又一直被羁押在杭州,目前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已结束羁押状态归来。

媒体报道称,毕国祥是祝义才的外甥,他当年离开雨润集团,有一部分原因是二人管理公司的理念不合。

祝义才被监视居住后,雨润集团快速陷入还不上钱的困局,2016年3月开始,雨润食品因“15雨润CP001”首现债务违约。

随后,在2016年5月6日,南京雨润发布公告称“13雨润MTN1”到期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。

再然后,雨润食品又屡次出现债券违约,虽最终偿还了债务,但信用评级失信,想再发债或者问银行借钱基本无望。连利润都是负的,更没钱还债:

其实我们也大概可以判断出雨润走了许多企业的老路,即不好好发展主营业务,跑去搞“多(房)元(地)化(产)”发展。

但经历过多年的多元化发展,副业不仅没发展起来。还拖累了主业发展,造成主业经营能力不强,一有点风吹草动副业还把主业往死里拖。

例如,雨润曾经在祝义才老家不远处的安徽黄山、铜陵盘下了地,说好的要建别墅,要建高尔夫球场,然而却因为涉合同纠纷这两处没建完的房子都“烂尾”了。

而给扬州雨润擦屁股接盘的居然是前两天先跌80%又涨60%,可能也出现兑付危机的妖孽佳源国际控股?
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祝义才当年“摊上事儿”的指控是:行贿罪、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。

大伙看到“行贿罪”的指控,本来想看一下祝义才行贿哪个政府官员了。万万没想到,祝义才是行贿了自家员工。

目前,祝义才通过控股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,持有中央商场14.50%的股份,再加上他本人直接持有中央商场41.51%股份,共持有中央商场56.01%的股份。

2004年5月开始,雨润控股旗下的江苏地华实业在二级市场不断增持中央商场的股票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根据后续调查,在2005年至2014年期间,祝义才为收购中央商场,多次以“购车款”、“补充年薪”、“股权激励”的名义,给时任中央商场董事长胡晓军等三人送财物合计3700多万元。

而据铁马的推测,祝义才应该是在拟收购中央商场前,向中央商场的高管们送财送物,当时的高管们,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国资背景,在法律中也确实不好界定。

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所涉及到内容,可能和此前雨润食品涉嫌“财务造假”的传言有关。

虽然财务造假的消息没有坐实,但是从2014年年报开始,公司年报都被独立核数师(也就是注会)认定为“不作出意见”或“无法作出意见”。所以,大家可以自己脑补一下。

大家都知道保险牌照稀缺,当年雨润风光时,旗下有个保险公司叫利安,没有祝义才的日子里,利安人寿近几年也动荡异常。

在祝义财刚被监视居住,雨润集团陷入危机之际,利安人寿部分股东就开始暗搓搓的筹划着增发“逼宫夺权”。

2015年3月,利安人寿其余股东发起了一个增资计划,彼时雨润集团陷入风雨飘摇,增资势必缺席,其他股东可借此稀释雨润集团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,动摇其地位。

2015年9月,雨润集团与保培投资签订了一份“抽屉协议”,雨润集团出让约1.4亿股利安人寿公司股权,换取了近5亿资金。

交易完成后,该部分股权仍由雨润集团代持,代持期限暂定为6个月,届时雨润集团将代持股份转让给保培投资。

不料,双方最后翻脸,保培投资两次向法庭申索这部分股权的所有权,结果保培投资的股权请求被驳回,雨润集团因违规代持也被撤销增资。

更有意思的是,这个保培被爆出,在与雨润签订收购股权协议后不久,它转手就把这部分股份卖给了一个更耐人寻味的公司,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自行搜索。

所以,整个雨润集团都在鞍前马后给祝义才“找补”,终于把这位雨润集团的灵魂人物给“整”出来了。

在业界人士看来,从当初被监视居住,到随后的被羁押,祝义才已经4年多时间没有管理雨润集团,这也是雨润集团陷入如今艰难局面的最重要原因。

今天,先是港股的雨润食品一路拉升,到收盘暴涨28.92%。而后A股的中央商场午后快速封涨停,涨幅10.05%。

宁夏首富孙珩超父子旗下票据大面积违约,紧接着他们沦为阶下囚;云南首富赵宁赌石没赌好,直接还不上钱从首富变成了首赖;厦门首富的三安光电也深陷“违约和财务造假”传闻;曾经的江苏首富现在可算出来了,但是企业还有几十亿要还,估计还完也不是首富了。

除了前文提到的雨润和三胞以外,不久前江苏的的著名企业丰盛集团也传出有近13亿的债务面临违约,而丰盛的老总季昌群也短暂地做过江苏首富。

虽然资本市场上都说:钱越存越穷,越借越富。但是不论你房地产玩得多溜、资本运作得多牛,都别忘了好好经营主业。